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桥链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1|回复: 0

“放血”还是“放弃”?福建招标政策的那些是与非

[复制链接]
a
0 0
  @ME:   



现金: $100

名声: 0

称号: 平民

发表于 2014-9-12 20: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放血”还是“放弃”?福建招标政策的那些是与非2014年9月10日 17:19

福建新一轮药品招标规则自征求意见以来,其“限制招标目录”、“唯低价是取”等竞价原则饱受业内各界质疑。即便如此,但其并未像安徽招标一样,因门槛过于苛刻陷入被叫暂停的尴尬境地。因此,有专家呼吁相关企业在选择“放血”或“放弃”时应量力而行,避免被政策“打垮”。
特邀嘉宾
  • 本报特约观察家、行业资深专家 李猛
  • 本报特约观察家、江西青春康源集团新闻发言人 黄伟文
  • 精华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孙海胜
  • 苏州第壹制药有限公司全国销售经理 钱彬
  • 上海劲释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事业部总经理 张孝东

思想碰撞
政策脱离现实?
医药观察家:2014年是业界公认的“基药招标大年”,而近来,如湖南、湖北、河北等省的招标虽趋于缓和但也在逐步进行。据您所知,截至目前,我国整体基药招标工作进展如何?
孙海胜:依当前情况来看,全国目前基药招标项目共计66个,其中,在执行中的有52个,投标阶段有6个,中标结果已公布但还未执行的有4个,已公布意见方案的有4个。
相比基药而言,非基药招标工作总体却进展缓慢,其主要是因为国家新版基药目录及低价药目录公布后,各省忙于增补工作。截至目前,正在运行的非基药招标项目共计48个,正在执行的有37个,公布未执行的有1个,投标阶段有7个,尚在征求意见稿阶段的有3个。而鉴于大部分省份采购周期均已超过两年,下半年各省将陆续开始招标项目。
黄伟文:2014年虽是业界公认的“基本药物招标大年”,但受4月底,国家八部委关于保障常用药品供应通知的影响,目前各省对常用低价药物与基药的关系如何定位还存在疑虑,所以基药招标的整体推进工作明显慢于预期。
钱彬:基药招标工作虽然在不断推进中,但其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如准入门槛等条件的限制,使得各地执行的到位率,均不够理想。
医药观察家:各省在开展基药招标工作的同时,出台的招标规则也饱受诟病,如安徽基药招标的以配送到位率决定企业招标资格等。在您看来,这些严格的招标规则给基药招标工作带来哪些影响?
李猛:严格的招标规则给基药招标工作带来的影响较大,甚至是革命性的。但个人认为,招标规则严格,有利于行业洗牌,对行业规范化、集约化发展起到一定促进作用。
张孝东:首先就全国招标格局而言,这些严格的招标规则并不能影响基药招标的指导方针,但鉴于各省、各地方国家招标文件的理解存在偏差,从而导致出台的相关政策过于严格,产生一些偏离市场规律的现象。
钱彬:影响较大,甚至是直接影响到企业能否参加本轮招标。但作为企业,其实有很多的苦水:有些是由于停产进行新版GMP改造而导致的配送率低下;有些却因为在销售工作中,配送企业因种种缘由拒绝采购,而导致的后果却由企业来承担,实在有苦难辨。如果招标办任由企业叫苦连天却置之不理,那肯定是有违基药招标的初衷的。
孙海胜:鉴于国家卫计委、发改委等部门陆续出台了国家新版基药目录及低价药目录及部分相关政策,但几大部门之间的衔接性政策等并没有出台,同时卫计委准备在9月份督察低价药政策执行情况,因此各省均比较谨慎,主题招标思路虽然有部分改进,但仍延续降价为主的思路,招标步骤也因此放缓。
黄伟文:基药出台的主要目的是满足患者最低用药需求,但部分省份对基药招标制定各种严格的规则进行限制,实际上反映了这些省份在没有国家层面医改整体设计思路的情况下,地方既无资金投入但是又必须缓解患者反映药价高企的呼声,实属无奈之举。
医药观察家:同时,福建药招办近日也公布了《福建省2014年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挂网征求意见,而此意见稿也是饱受争议。对于此意见稿,您持何种态度?
李猛:此意见稿本身就脱离了现实,由于我国的医药环境仍然较为混乱,若在此时实施“两票制”,必将是不成熟的表现。而从另一方面来看,福建此次将入选门槛、企业资质、价格要求均有所提高,虽是向前迈进了一步,但其中的部分条款背离了市场规则,最终只会事与愿违。
张孝东:站在行业的角度,此意见稿完全是一个扭曲的政策,与国家呼吁的发挥“市场经济主导权”的思想相违背。
钱彬:在我看来,此意见稿具有一定的的特殊性。无论是采购目录的特殊性(包含基药和非基药,非基药包含医保和农保以及低价药品种)还是“唯低价论”,但作为“两票制”执行的省份,福建确实很特殊。
孙海胜:我虽不认可此意见稿,但也无奈,毕竟企业处于弱势。此方案不但“唯低价论”,而且保护第一层次企业,打击绝大多数第二层次企业,但有单独定价的企业将可能受益极大。
企业不『放血』就『放弃』?
医药观察家:细看该文件,福建此次招标文件除保留“唯价格论”外,其他均有所改变,其中最大的“颠覆式”变化在于“两道门槛”的设立,增加准入难度。一是在“两标合一”的背景下,从国家基药目录、省医保目录及新农合目录中选取本轮计划招标的近3000个品种;二是设立区域采购目录。对于这一做法,您觉得福建药招办主要出于哪些考虑?
黄伟文:药品招标设计中无论“唯低价为取”、“双信封制”、“两票制”或“二次议价”等招数,均反映出地方政府对医药公共事业的财政投入力不从心。同时,这也反映出医改顶层设计的必要性。
张孝东:进行“颠覆式”变化,实际上是综合了其他省份招标经验的结果,因为在医改现阶段,每个省份都渴望创造一种较好的模式,去改变现阶段的困境,而福建也不例外。所以也造就了其差异化。
孙海胜:福建招标思路仅考虑一条:通过降低药价以博取降低百姓医药费用支出的“光环”。此思路与国家有关政策相违背,也缺乏公正性和公平性,有滥用公权的嫌疑。同时该方案如实施,将在一定程度上牺牲药品质量,对百姓造成另外一种伤害。
医药观察家:对于这一门槛,有业内人士表示,“照此规则,企业只有两条路:要么‘放血’,要么‘放弃’。”对此观点,您有何评价?
李猛:这种规则只是一味在压低价格,减少企业利润,但随着环境的变化,社会成本的不断增加,以及新版GMP认证投入的增加,若企业用“亏本”去挣市场,这就是“放血”。但现实是,我国多数药企并不具备如此强大的实力,所以在实力不济,消耗不起的情况下,只能“放弃”。
钱彬:我赞同此观点。就目前我们企业的情况而言,就是由于平台反馈我企业因为医院无法采购到药品而受到的投诉。其实因为福建省的“商业集中”的原因,该地区配送企业已然内部变更,却未能及时和企业沟通。企业受到投诉,很委屈。因此,我强烈建议平台能倾听企业的解释工作。
张孝东:其实这是该政策下的两个极端表现:一是大企业、品牌企业必定不会因福建市场而影响到企业整体战略,在操作过程中或会有所取舍;二是小企业因追求量的突破,必然会积极应对,保证市场份额。
医药观察家:除限制招标目录设立两道准入门槛外,“唯低价是取”、“双信封”评标倒置等规定也受到巨大的批判。业内担忧,这一“唯低价是取”的竞价规则会引发“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毒胶囊”事件恐再度上演。对于业界的担心,您有何看法?
钱彬:毫不客气地说,延续“唯低价是取”,“双信封评标倒置”,属于招标的倒退。评判药品的好坏,首先是安全,其次是有效,最后才是便宜。否则,企业要么选择弃标,要么无底线的降低成本,在这样的背景下,就难保此类事件发生了。
李猛:从目前情况来看,“唯低价论”的危害十分巨大,毕竟药品属于一种特殊商品,而一味追求低价,药企就只能在原料上做文章,这肯定会导致药品质量问题频发。
张孝东:其实每一次招标都会引发此类不良事情。因为每招一次标,价格就会下降一次,价格下降最终只会形成反推,给生产企业造成压力,从而无法避免“苹果皮”等现象发生。而更重要的是,“唯价格论”或许在短期内会起到降药价的作用,但对行业的长期发展则是百害而无一利,所以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时应以“优质优价”作为前提。
协会抨击遭『忽视』?
医药观察家:在此背景下,中国药促会在该省招标规则征求意见的最后截止日递交了反馈意见,言辞犀利地抨击该省“唯低价”规则,称其与国家精神不符,强烈呼吁其修改征求意见稿。对于中国药促会的做法,您觉得意义何在?
孙海胜:中国药促会的做法,代表了企业的呼声,通过安徽、福建的方案公布,企业在努力保护自己的权益。据我估计,会有一些小的调整,但很难有什么原则性的改变,毕竟改变不了“官本位”的思想。而在6月28日在青岛举办的“医药招标政策闭门座谈会”上,虽然有部分参会领导对即将出台的福建招标政策提出了强烈的批评,并引来部分省份招标负责人的呼应,但依旧未能触动福建修改招标政策。
李猛:安徽招标规则出台时,中国药促会也是提出了反对意见,但事实证明,批评无用。因为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时,是站在一个最高层面上。因此,我认为,即便是饱受批评,福建的招标政策仍然会如期推行,就如同当年推行的“双信封”一样。
而从企业角度来讲,短期内或许会增加一些压力,将企业逼到“要么放弃市场,要么放弃利润”的悬崖。但从长远来看,这无疑给行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提升企业的竞争能力与产业集中度起到了积极作用。
张孝东:即便中国药促会提出强烈批评,但我认为对这一轮的招标的并不会起到修正作用,但这举措或许能对其他兄弟省份在制作招标规则时提供一些参考性建议。
钱彬:任何一个政策的出台,都必须经历“完善”的阶段。那这个阶段就需要诸如药促会这样的组织,代表业内人士,反映企业的顾虑也好,担心也罢;而只要放下身段,静心倾听来自业内的声音,那政府进行修正,就不是一件难事。
医药观察家:另外,该文件还提出,中标品规的价格如明显高于本企业同药品标外市场价格或生产成本的,可取消其中标资格。那在这种制度下,将对相关企业带来哪些影响?
李猛:该项条令本身就存在一定问题,因为真正低于生产成本的药品屈指可数,相反,由于企业的运作、生产费用较高,政府应给予其一定的利润空间,以保证行业的健康发展。
黄伟文:按福建的药品招标规则,我个人认为可能会出现以下结果:一是诸多企业会放弃福建市场,最终使福建的老百姓在用药选择上将面临品种变少的情况;二是对独家品种或议价能力较强的品种影响较小。
钱彬:这无疑是福建“唯低价论”招标办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其实从企业和老百姓用药的角度上,应该加一条“中标品规的价格如明显低于目前的生产成本的,原入围厂家可重新协商竞价”,保证临床上该品种的有效使用。
医药观察家:随着该招标方案的持续推进,您觉得相关药企该如何去做调整?
张孝东:相关企业应该积极解读该文件,在解读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优势进行转型。此外,企业还应该进行抱团,形成力量,而不是互相厮杀。
孙海胜:相关企业应合力、合声,团结起来维护企业共同的权益。同时,由于福建方案过于偏激,其它省份在同样的思路上方案应该会缓和一些。
李猛:对于有实力的企业,宁可放弃一点利润,也要保证这片市场,因为这在未来就是一场淘汰赛。而中小企业则就需要视自身实力而言,要分清产品定位,细分深耕市场,对自己的产品展开详细的分析。终上所述,大企业保市场,小企业量力而行。
钱彬:按照限价政策,企业只能根据自己的战略去遴选合适的省份进行投标。同时,在基药与低价药目录部分品种重合的背景下,相关企业应抓住市场化的第三终端市场,避免因“严政”而全盘溃败。
(本期主持:田宇轩)
真知灼见
协调招标矛盾需靠医保改革
招标采购最初是为了防止医院采购药品过程中的腐败而产生,后来发展为降低药品价格的主要手段,甚至招标价变成了公权力单方制定,类似于行政限价。安徽是药品唯低价论的始源地,但福建近期出台的招标政策更是将唯低价论推到了极致。
在福建的新政策中,其部分规定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就像两大协会指责一样: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对药品定价实际上是行政限价,违背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和《行政法许可法》的精神。
那么,如何来协调越来越大的招标办与企业之间的矛盾呢?事实上,国家发改委通过对德国等国家的药价管理思路和研究,正在酝酿药品支付指导价管理。支付指导价就是医保机构购买服务过程中对服务机构支付的价格。支付指导价是指导性的,是价格主管部门会同社保、卫生等部门制定医疗保险支付的价格上限。各地社保部门可以按支付指导价格全额支付,也可以按支付指导价格的一定比例支付,药品实际零售价格高于支付指导价格的,超出部分由患者自负。实际零售价格低于实际支付价格的,差额部分归医疗机构。制定支付指导价格中综合考虑:成本定价、市场实际价格、药物经济性评价、国际价格比较、价格谈判。药品支付指导价管理减少对市场价格行政干预,设定机制上也要较目前的唯低价论科学,但同样不能解决寻租、行政管理效率的问题。
显然,对于药品招标的矛盾,要放到医保改革的大框架去解决。笔者注意到,国务院正式公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发展多样化健康保险服务。鼓励保险公司大力开发各类医疗、疾病保险和失能收入损失保险等商业健康保险产品,并与基本医疗保险相衔接。这意味着,目前管办不分的医疗保险体制,可能面临实质性的改革推进。即政府通过向保险公司购买产品的方式来进行社保管理,由行政管理变为商业化的管理。而市场化、竞争性的医疗保险体系一旦形成,作为医疗服务的集团购买方,将会对医院发挥实质性的约束和激励作用,从而提高医疗保险的效率。
这一做法若得以实施,还需不需要药品招标办就是个问题了,药企与行政限价之间的矛盾自然也就缓解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1V1网社区 ( 沪ICP备05028199号  

GMT+8, 2019-7-20 00:16 , Processed in 0.09060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www.D1V1.cn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