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门芝麻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4|回复: 0

所罗门传销诈骗千万, 受害者或自杀或身亡, 这事谁来管?

[复制链接]
a
0 0
  @ME: 
发表于 2012-6-27 04: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桥链 于 2019-3-26 01:18 编辑

(转自新浪看点)

特大传销组织所罗门诈骗千万,创客血本无归。巨额财产蒙受损失,上演了自杀的一幕,同时一名高龄大妈因项目坍塌一股火去世了。

所罗门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所罗门(SoLoMo矩阵系统),“所罗门矩阵”中的“所罗门”,英文写作“SoLoMo”, 所罗门矩阵称这种商业模式为产业互联网,它的名字来自于SoLoMo,即Social(社会化)、Local(本地化)和Mobile(移动化),这是美国KPCB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约翰·杜尔提出的互联网概念,但所罗门矩阵的创始人刘少丹说,这个词汇是他的独创。

所罗门创始人二刘夫妇

从创始人到底层“信徒”,整个系统所表现出是“传销”的互联网+的升级版。当不懂互联网的中小企业主面对着融资、转型等困境时,这样解决用户“痛点”的组织便应运而生了。

AI财经社指出:在“SoLoMo矩阵”中,实际上聚集的是一群普遍陷入转型困境、对互联网充满热望却又知之甚少的“中小型企业主”,他们多为60后、70后们。在大量中小型企业经营状况日渐严峻的当下,曾依靠勤苦努力和朴素的商学经验获得成功的他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焦虑。SoLoMo是一个近乎可以“实现所有梦想”的地方:缺资金的话,SoLoMo的百万企业家可以给你投资;若有钱没项目,百万企业家拥有遍地都是的好项目;哪怕没钱也没项目,只要你为平台多做贡献,股份就越多。

所罗门的宣誓

如今,SoLoMo背后是上百万加入该组织的创客群体,他们以1万多个微信群为载体,逐渐渗入海内外华人圈。然而,对于这些创客来说,SoLoMo是一颗从天而降的救心丸,是他们理解中拥抱趋势的最佳渠道,也是面对信息飞速更迭时代的自救行动。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正在一步步泥足深陷。

所罗门成员划分

所罗门是一个源自网络微信群体传销组织,创始人刘少丹与刘云凤夫妇采用人拉人的激励,形成的一种传销矩阵,并注册了福建平潭所罗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展至今已有百万会员。据一份2017年行政处罚书表明,所罗门注册用户500万人,其中企业20多万,这些人分布在全国各地。



所罗门由极客部落、威客部落、创客派对、普惠金融、知本公社和数字引擎6大块组成,在全国各地建设有工作组,建设有各自的微信群体。内设划分为创始人、合伙人、协同部长、法务部长、总办、超管、工作组组长、总秘、秘书长、创客等等,而这些工作组职责工作就是:建群、用人拉入机制发展下线成员。

其中秘书长划分了三个等级C级秘书长需要拉100人成为认证创客;B级秘书长需要在自己达到C级的基础上,再发展5名C级秘书长;A级秘书长,需要自己达到B级,同时直接创客认证人数达到450人。

所罗门伴有邪教色彩

所罗门无论是入门还是宣誓都带有邪教色彩,所罗门有属于自己的主题歌曲,有固定的「左手按于右侧胸口」的集体手势,甚至刘少丹将自己的语录称为「启示录」,这个饱含基督教色彩的词汇,向受众传递着他并非凡人的潜在意味。

据张女士介绍刘少丹在一次讲课中说“自己是神不是人,大家需要修行”。另一网友说刘少丹还曾有过,反党反社会的言论,称红军长征是在逃跑。

一个具有反党反社会的邪教组织极速扩张,给社会给国家给全人类带来的伤害是无法想象的。

刘少丹反党反社会

刘少丹正是抓住身在传统行业但渴望互联网转型的中小企业主们的心理,用自我营销、所罗门微信群中所有的学习资料和「家人」之间所谓的深厚情感,把他们汇聚在一起,骗取他们并自己从中获益。然而三年多时间里,所罗门创客们陆陆续续提出过上千个创业项目,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创客提出的创业项目因得到所罗门的支持而落地。另外,在所罗门矩阵的组织形式上,刘少丹做了很多宗教式的设计,让信徒们信服与崇拜膜拜他。

高额回报驱使人们追捧

新入门的创客门徒,都将会接受一番魔鬼式洗脑教育计划,同时还会有一个考核期。洗脑成功你成为秘书长、创客,洗脑不成那就是对“教主”不忠诚,踢你出局。当你进入到群体的时候你将看到的是一个学习的群体,合格以后让你晋级另一个高层次的群体。

学习洗脑教育

刚入门变会得到一个承诺,那就是秘书长可以得到1000万、创客100万的高额回报。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众多贪婪无知人迷离了双眼,一步步走入一夜暴富陷阱的深渊。

所罗门矩阵所谓的「线上系统」都是依托这样的微信群建立的,主要成员都是身在传统行业却渴望互联网转型的中小企业主。所罗门声称汇聚有100万名企业家,每一个加入的人,都会听到同一个童话。

所罗门童话

传销套路浮出水面

在我没有写这篇文章前,要说下数年前我就接触过所罗门。那个时候他们还是一种萌芽形态,有少量的秘书长在拉人。偶然间被一名同姓宗亲拉入所罗门群内,在一天的了解后我提出传销质疑,并与那些人在微信群内发生争执,三句话半不到我被踢出。

当时,我就在想这么多人难道只是学习?当时不好给其定性,猜想可能是第二个陈安之吧,果不其然,今天所罗门一干人等浮出水面,这个刘少丹要比陈安之高明得多。

数年前,所有刚被拉进去的成员,所罗门高层只是给他们洗脑性质的学习,不收学习费用,即使是见面会也只是收食宿费。然后经过一段魔鬼式的洗脑教育,这些成员开始痴迷变得不能自拔,一些企业家们放弃了手中的事业,整天盯着手机分享刘少丹的网络感念及启示录。有甚者,为了追捧所罗门还造成了家庭分裂。

而后,1204演唱会、《坏爸爸》电影票接连而来。无论是演唱会还是电影票,所罗门都给创客门规定了数量,每个人都必须买的。打开所罗门网站 http://solomomatrix.com/ 便可以看到一些不入眼的公告。

然而在这场文明的网络诈骗事件,有些人以我是创客、我是秘书长,沾沾自喜,在自己的朋友圈以及昵称上都标出了所罗门某某秘书长或SLM等字眼,他们却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套牢是大把的金钱填进所罗门的大坑。

所罗门的收款方式

开始的时候只是微信群体,没有实质性质的公司、没有网站平台,大家的钱都是经过各自所在的工作组收取。后来成立了所罗门网络科技公司,同时超买平台上线。创客门便将钱汇入超买,超买软件出现故障则继续由工作组收取。

超买只能充值不能提现

笔者通过调查研究,所罗门的超买平台只能进行充值,无法随时进行提现。

常规的平台都是随时可以提现的,而所罗门的超买只能进不能出,想要提现决定权在于所罗门,这不能提现着实让人起疑,进去的钱变成一组网络数字,当初信誓旦旦的承诺也化作泡影。 从所罗门官网到超买网络平台,全都没有公开办公地址所在,这是一个引发思考的问题。

1204演唱会事件

2016年12月4日,一场声势浩大的“所罗门巨星演唱会”在上海举行。对所罗门矩阵来说,巨星演艺会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文艺演出,用所罗门联合创始人刘云凤的话说,它是一个为所罗门即将上线的电商App“超级买手”进行的造血活动。

在“巨星演艺会”开始前,所罗门的每一名创客都被告知,花3999元赞助“1204巨星演艺会”,不止会得到10张门票,而且企业可以获得全省所罗门微信群滚动一周的宣传推广,更关键的是,可以携一款产品进入“超级买手”App,将商品卖给“全球3000万准创客家人”。

此外,所罗门线下的40个工作组也有各自的售票任务,完成售票任务的地方工作组可以从门票收入中获得奖励。

而在所罗门的巨星演艺会刚刚举办完不久,所罗门内部便称演唱会收入有1200万不翼而飞。为此,所罗门煞有介事地成立了内部调查组,并在2017年3月公开了调查结果,可是,所罗门内部公布的演艺会财务收支表却告诉所有人,这场演艺会办赔了。

一场轰轰烈烈的演唱会就在赔钱的解释中草草收场,什么利益什么分红都无影无踪,有少数人从中开始幡然醒悟,无奈的退出所罗门。所罗门高层一面把事件解释为偶然一面抛出烟雾弹继续迷惑追随者。

《坏爸爸》电影票事件

2017年所罗门开始了盛大空前的《坏爸爸》电影票预售,电影尚未出来便提前开始预售。并且在2017年11月28日所罗门官网发出了预售通知。电影票售价50元一张,购买者获得等量的数字资产,系统达成销售30万张的目标,所罗门成员会获得该电影总票房的10%,销售达到100万张,获得总票房的15%。据统计,该影片未来连续12天预售排名第一,预售达1541万。

2017年12月2日所罗门在各个群内发布第二轮购票承诺:每购买100张电影票,给5000元购物兑换券、25000种子资产、1000虚拟信用值、享受全球票房纯利5%分红。

电影没有票更没有看到电影

据一名创客至美说,《坏爸爸》电影项目创客们没有得到电影票,更没有看到电影。只参加了第一轮购买,没有参加第二次购买,因为没有参加第二次购买被所罗门除名。什么利益什么回报全变成了空话,也再没有人提及。

项目坍塌,创客绝望闹自杀

2018春节一过,电影项目突然坍塌。系统公布《坏爸爸》电影项目原公司放弃合作,利润无法兑现,而后一场五色纷呈大战上演,所罗门开始清除异己,删除不忠诚人员的数据。

所罗门电影项目坍塌越演越烈,忠诚追随者与被骗反门者形成了两派。当然,有极少数人走了极端。

所罗门高层担心事情闹大出人命,只好给部分人退款进行安抚。其中内蒙的刘慧因为所罗门事件家庭闹的不和睦,老公对其大打出手,刘慧寻死留下遗言。所罗门创始人刘云凤担心出现命案,立马汇款7万来安抚刘慧。

东北妞(化名)为了追回本金与创始人刘云凤周旋数日无果,于是与创始人刘云凤做了最后交涉,明确告诉刘云凤,如果钱不退难保不会出现第二个刘慧。

于是,在2018年2月26日刘云凤令人将17400元投资款退还。二刘的行径昭然若揭,东北妞将其行径告诸于世。换做旁人应该是拿了钱便不做声了,笔者在东北妞身上看到了一个东北女人的正义,高尚的情操值得称赞。用东北妞自己的话说,钱都是大家的血汗,揭露他们就是让更多的人清醒。

高龄大妈一股火身亡

辽宁的郑爱兰大妈购票金额高达1万2千元,因为了解到自己所参加的电影项目坍塌,无法得到回报,甚至连本金也要不回来了。郑大妈一股火得了脑出血,在抚顺中心医院抢救37天无效逝世。

郑大妈的儿子于洋,在各个群体内发出维权呼声“请尽快把钱返还给我们”,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笔者通过微信连线于洋,于洋非常难过,势必要追回本金。

创客们担心财产转移

电影票事件爆发后,各种揭露逐一显现。所罗门内部出现了慌乱,为了给自己争取一定的时间,所罗门的高层纷纷跳出来发布文字承诺进行安抚。一个个承诺一个个安抚的语言丢到各个微信群内,然而却没有一个承诺得以兑现。

狡兔三窟,二刘多年没有工作一直在行骗,没有经济收入,骗到手的钱挥霍了多少都是未可知,他们担心二刘卷款跑路,担心二刘转移财产死不认账。然而大家从东北妞揭露的事实来看,担心的事情并非是子虚。二刘很有可能是一方面安抚反应强烈的人,一面用言辞再次哄骗为转移财产争取时间。

结束语:

为了调查所罗门事件,笔者我耗费了10天时间写出这篇揭露真相的文章,所罗门邪教式传销害苦了无数人,呼吁相关部门尽快介入调查,帮助被骗的人们追回本金,避免再一次死亡事件。同时,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人口相传相转,警醒身边的朋友不要盲目的去参加金融投资,一定要擦亮眼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猜你喜欢
×

QQ|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开门芝麻网站群 ( 沪ICP备05028199号|  

GMT+8, 2021-11-30 07:07 , Processed in 0.103454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www.D1V1.cn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